元宵节:衡阳县井头镇龙灯进村组温暖送上门

2017-12-15 00:43:33 作者:陈海燕 来源:中国衡阳新闻网站

原标题:聂圣哲:比血汗工厂更凶残的,是资本大鳄!

作者丨徽州聂造之

来源丨聂圣哲(ID:sage9991999)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十九大胜利闭幕后,“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”就到了落实阶段。一个号召,到了落实阶段,就是真刀真枪的战斗。昨天中国证监会依法对龙薇传媒、万家文化、黄有龙、赵薇、赵政、孔德永作出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。这是国家对资本市场治乱打响的第一枪。

这些年来,普通民众靠着辛劳的工作,省吃俭用,手头积攒了部分资金。人们盼望用手头的闲钱去再挣一点钱的想法是健康的,也是值得鼓励的。人们希望生活能够过好一点的愿望正是党追求的目标。

企业的发展需要资金,而普通百姓手头正好有些闲置资金需找出路。因此,上市就成了某些企业获得资金的手段。本来是一件好端端的事情,一方面,企业的发展需要资金;另一方面,普通百姓手头正好有点资金,两者结合形成股市。企业有了资金可以更好的扩大规模,产生利润;普通群众投资了股票可以通过股票的升值或分红得到回报。多好的事情啊!

金融家对股票的政策总是解释得很复杂,里面夹杂了深奥的词汇,老百姓根本就听不懂。其实,股票的国家政策很简单:让资金流入该流入的公司,尽最大努力阻止或杜绝资金流入不该流入的公司。按照这个价值取向,制定法规,动态监控,依法治股。

但是,事情到了我们国家就开始走形了。

股票这只从国外引进的本应关在笼子里的“野性狼狗”,需要不断驯化,不断调教……才能达到本土化生存和适应,才能温顺。可是,以前的股市,完全离谱,彻底走样!变成了金融大鳄的魔术表演场。资本市场就成了权贵家族或新兴权贵的财富俱乐部。

一家只有8名员工,年利润只有2000元的公司(一般把这类工司称为“股壳”)的股票居然暴涨,普通股民立即跟进,N个涨停后,很快就会N+5个跌停,股民们血本无归。钱就这样流到了这个用“提线木偶”手段控制“股壳”的大鳄账户上。这样的股市,于民、于社会、于国家有何意义?除了祸害,就是吃人。

大鳄们相互熟悉了,有了私人飞机,有了圈子,打打高尔夫,聚聚会,工作就是打打电话而已。

具体的剧情,就像下面这个剧本片段那么狗血,但他们确实就是这么干的——

母鳄1(拨出):喂,马哥,我准备收“悟空股份”的40%,缺20个亿,收购完成后,和庄家炒到漲几倍的时候抛出,大概2个月还你钱,再给你10%。告诉你个好消息,我的新飞机湾流G550就要到货了,到时候开过来给你看。

公鳄1(接听):好的、好的,祝贺祝贺。小赵你放心吧,明天就办。我最近在拉“沙僧股份”,在等散户进来,涨到2.5倍就要抛,记着告诉你的那几位朋友。

公鳄1(拨出):喂老郭吧,你上次要从我户头过一下的40个亿,先打20个亿给小赵,她要用。

公鳄2(接听):好好好,老马,你放心,资金明天上午到位。对了,“沙僧股份”何时抛?心不要太黑哦!

公鳄2(拨出):老吴,在纽约吧,你要付给我的60个亿,给小赵的账号先打20亿,她要用2个月。

公鳄3(接听):郭兄,遵命,放心吧。我马上就通知财务。对了,我准备收购“八戒股份”这个壳,非常便宜,谈妥了,3个亿就搞定,你也投点吧,估计到时候入30个亿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公鳄3(拨出):肖总吗?你在香港吧?你好,我是小吴,在纽约,形式所迫,刚办了假离婚。对了,那50个亿你打30个亿给我,另外20个亿你打给小赵……

……

这时候母鳄1也许就在公鳄3的床上,也许母鳄1和公鳄3就在尖沙咀喝茶,这里面有很多“也许”……母鳄1对公鳄3抛个媚眼,娇嗔的说:哈,转了一圈,原来20个亿在你这里,早知道就直接找你了,这个圈子真好……

就这样,几个月下来,几百个亿的就被母鳄1、公鳄1、2、3巧的地搬家了——从散户民众搬到他们家。当然,这些钱也不全是他们的,背后还有谁,以国家有关部门将来公布的调查的结果为准。

苦就苦在普通股民,钱没了都不知到怎么没的,更不知道是谁干的——平时,家里被盗知道是小偷干的;路上被抢,知道是强盗干的……只有在股市,钱没了不知道谁干的。这些股市大鳄吸血鬼比血汗工厂的老板更无形,更残暴和歹毒。

今天的社会,金融安全和领土安全一样重要,甚至更重要,这不仅涉及到国家安全,也事关股民和广大民众的信任感、温暖感、幸福感和获得感。如果任由这些金融大鳄——权贵家族和新兴权贵任意勾结,肆意翻“大闹天宫”,人民的财产,国家的资金,都面临被席卷一空的危险。

还国家一个健康的股市,给民众一个安居乐业的环境,这就是当下金融整顿,依法治股的艰巨任务。

打击、清除资本市场的权贵家族和新兴权贵,依法把这些大鳄们一一清理出来,是国家全面改革的前提和保障。